Published on:

尽管有高低额的赔偿限制,布鲁克林陪审团给予了被撞外卖郎一千一百万的陪审判决

克林高法院陪审团给予了受郎一千一百零三万的赔偿判决。外着摩托配送墨西哥餐的路上被从后方撞到,致受。由于双方的高低赔偿协议,本月经过为期两周的庭,最得到了三百万的赔偿

陈军41。根据他的律和法院料所述, 2015年五月,他正单车在下城的百老街上,在等候。陈军的代表律詹姆斯黎保利表示,当交通灯转绿灯的候,陈军缓缓加速前行。正在这时,被告 Allan Cooper驾驶2012年的本田轿车飞速冲出绿灯,从背后撞向陈军

曼哈一家有十名律的意外害律楼,撒黎保利律楼的始人, 黎保利律表示,时单车把手上有一袋墨西哥外餐,和他一起被撞倒在地,右膝狠狠的在地面上。就地打,疼痛忍。

此后,一系列重的医健康问题随即而至。最需要行两次脊椎手,其中包括一次腰椎手,和一次膝盖微。黎保利律表示,之后,也曾在三次尝试回到原来的工作位配送外,但都因疼痛忍而不得不停止工作。

20162月,正式起被告Cooper,要求其人生赔偿20173月, 和黎保利律师赢得了事故任的易判决。动议结果,被告Cooper和其代表律都表示不和黎保利律师则认为,法律定,追尾本身已构成充分的据判定Cooper为过错方。黎保利律在采访中提及,被告方的不表示惊

黎保利律师说法律定,单车属于车辆的一种,所以在追尾事故中可以要求易判决。 但是他另,通常如果是单车易判决的几率低。 为单车总是在流中来回穿梭,所以在被告方以单车的行车规律作对动议不足奇。

解决了任方问题和黎保利律需要面的是如何向六名陪审员证所受的广泛永久性害。 黎保利律表示, 得案件终审判决的关在于在庭开始之前,他已反复的模审过程。

他表示:“于律在案件庭之前和客人面,估至关重要。当我与陈军和他妻子会面的候,我发现且令人信服,我得陪审团会和我有同感,事实证明我是的。

黎保利律师觉得:当我案件了解的越深入,我就越意到客人伤势严重性。庭,黎保利律师举证的脊椎手,膝盖手家医生以伤势,并今后的痛和因为伤痛就医所需要的医药费进行了精确的估。

黎保利律师说我意到一个41的青年男子今后的生活将会受到很大影响,存在很多的问题。他可能在看上去好,但是他的脊椎已经进行了两次手 他又,“ 认为这就是我想向陪审团传达的意思,而他也接收到了。

黎保利律师说经过两个小审议,陪审团回到法庭,宣告了一千一百万美元的判决,并向黎保利律公开述了他程。其中的几位陪审团员拥抱了

黎保利律师说审团对于做出此决定毫无分歧。全体陪审团走出席位,抱了,并祝他好运。

他接着唯一的一个争于今后痛苦与创伤价值 无法达成一致 七百万是一千两百万, 最后决定七百万。

1116的判决包括:事故生后已的医药费$109,934,今后可能花的医疗费$923,594 判决前的痛苦与创伤三百万,今后的痛苦与创伤7百万。其中并不包括的工资损失,尽管提出过赔偿要求。

黎保利律: 今日,陈军个从中国福州移民美国,学有限,不懂英文的年人,得了上千万的判决,但是仍然没有放弃找一份他力所能及的工作。

黎保利律师说陈军正在学英文,他希望通努力来提高自己的的就机会。当宣布判决的候,陈军和她的妻子都泣不成声。

Lewis Johs Avallone Aviles所的Martin Rowe,是接手被告Cooper案件庭辩护。他表示,根据双方的协议,任何一方都不可以上 他指出三百万美金的赔偿是高低额赔偿协议的最高赔偿 除此之外,他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