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庇護強姦犯的紐約州法律

31xp4-cosby-master675-v3-300x20039歲的麥克德桑堤 (Michael DeSantis) 表示 『我不是來這裡尋求快錢』。德桑堤曾在兒時被幾名在克魯尼紐約教區 (Colonie, NY Parish)工作的牧師強姦。『我不需要你們的髒錢』,德桑堤說:『我唯一想要的,是上庭的那一天』。

正如許許多多遭遇性騷擾的未成年人,直到幾年前,德桑堤先生因為恐懼和羞辱感,遲遲無法提起這個不幸的經歷。然而很不幸的是,在他23歲後,紐約州的法定有效訴訟期限把將這些強姦犯送上民事或犯罪法庭的願望變成了不可實施的事實。

德桑堤從阿爾巴尼(Albany) 檢察官口中得知無法控告教會或牧師後表示『我當時說,「阿?你什麼意思?你在和我開玩笑嗎?」』。『這些人就就不需要對他們的行為負責了?』

在過去的5年裡,德桑堤一直與紐約州女議員瑪格麗特馬基 (Margaret Markey) 合作,致力於為兒童受害人延長法定有效訴訟期限。

當他在提及他的經歷的時候,他說到:『我曾認為僅僅是我有過這樣的經歷。但是當我們細細探討這個問題的時候,每個人都跟我一樣,有著相似的經歷』。

在性騷擾的案件中,超過30個州仍然有法定有效訴訟期限,從事發後幾年到幾十年不等。在許多案件中,這個法定的截止日期使得檢察官在決定是否要提出控告的問題上做出武斷的決定。前聯邦檢察官琳達達爾荷法(Linda Dale Hoffa) 表示『如果他們錯過了截止日期,他們便無法繼續這個案件,那麼檢察官必定要用比大家期望更短的時間來解決案件。』

在檢舉比爾考斯比 (Bill Cosby) 問題上,州與州之間法律的不連貫性對該案件的影響引發了大量的爭議。儘管考斯比因在60年代強姦過超過50名女性而被控告,然而,法定有效訴訟性騷擾案件期限卻幫助了他不需要對犯罪行為付出責任。

對於許多性騷擾的受害者來說,在法庭上面對侵害他們的犯人是一個治癒的過程。與德桑堤先生有相似經歷的兒童性騷擾受害人莫拉樂然特森(Mhora Lorentson) 也曾因紐約州的法定有效訴訟期限被拒絕於尋求法律訴訟的門外,她描述說通過觀看《法律與秩序:特殊受害人》(Law & Order: SVU)讓她對戰勝性侵犯人有著強烈的共鳴。樂然特森小姐說到:『這個勝利對我來說變得越來越重要,因為我無法合法及公開的實現這個目標』。

在一定程度上,法定訴訟期限剝奪了受到創傷的受害人目睹行兇人上法庭的權力,在某些程度上保護了性騷擾行兇人。難道這就是我們想要的法律系統嗎?

 

Harwell, Drew, Danielle Paquette and Abby Ohlheiser, “Cosby case, filed just under the wire, spurs scrutiny of statutes of limitations,” The Washington Post, 31 December 2015.

McShane, Larry,”EXCLUSIVE: Pedophilia victims urge N.Y. to scrap statute of limitations on certain child sex abuse charges,” New York Daily News, 29 March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