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紐約的醫院怎麼了?

cancer25n-2-web-300x200當超聲波顯示出伊莉莎麥馬洪 (Elissa McMahon) 子宮裡正在生長的子宮瘤,她沒有選擇等待。

儘管伊莉沙是馬薩諸塞州的居民,但是她選擇了離家人更近的紐約頂級醫院倫諾克斯山醫院 (Lennox Hill Hospital) 移除她的子宮瘤。她的手術獲得了成功。伊莉莎在獲取消極的病理測試之後出了院。醫院告知她,她沒患有任何的癌症。那時是2012年的一月。

手術兩年後,伊莉莎開始感到嚴重的背痛。她被送到了醫院的急救室,醫生在她的脊椎發現了腫瘤並轉移至了她的肝部。伊莉莎在子宮,背部和肝部患有晚期癌症。

伊莉莎的診斷沒有給她留下很多的生存時間,也並沒有留下足夠的財產來資助她未成年的兒子。

她說:『因為癌症,我幾乎不可能再工作。我日日夜夜都在擔憂,當我再也不能在兒子身邊的時候,哪裡有資金照顧他,支付他的學費。』

當伊莉莎在她家附近的達那方伯癌症中心 (Dana-Farber Cancer Center) 進行檢查的時候,腫瘤專家回顧了她兩年前的病理學幻燈片。儘管倫諾克斯山醫院告訴她她並沒有癌症,可是在40張病理學幻燈片中,有10張幻燈片都可以顯示出伊莉莎有癌症的跡象。

法律理當保護誤醫誤診的受害人。如果伊莉莎在她的家鄉馬薩諸塞州或是美國大部分的州做了手術,那麼她完全有機會因倫諾克斯山醫院無法正確分析病理幻燈片的原因控告這家醫院。

然而,美國有六個州規定了誤醫誤診的法令時間是從誤醫發生的時間開始,而不是從誤醫誤診發現的時間開始。紐約州就是這六個州中的其中一個。在伊莉莎的案子中,她早在被診斷患有癌症之前,失去了控告倫諾克斯山醫院的權力。

伊莉莎說:『在我知道我患有癌症之前就已經被告知,從這個錯誤中尋求賠償的窗戶已經被關上。』

伊莉莎僅僅是沒有在其他的州尋求醫療幫助,然而,紐約州卻給像她這樣的病人了建立了許多的困難。

早在之前,一位來自紐約布魯克林的單親媽媽拉文威克森 (Lavern Wilkinson)在醫生無法診斷她當時還可醫治的肺癌後不幸去世。以她名字命名的拉文法 (Lavern’s Law)給予了誤醫誤診受害人一絲希望。如果這個法律能夠通過,那麼誤醫誤診的法定有效期將從發現誤醫誤診的時間計算,而不是從誤醫誤診發生的日子開始計算。

這項法令獲得了科莫州長 (Governor Cuomo) 及州眾議院的支持。然而,這項法令沒能在共和黨控制下的州參議會中通過。

很難令人相信的是,紐約州在保護誤醫誤診受害人和家庭方面,做得遠遠不及其他州。沒有拉文法令,儘管無辜的紐約人並沒有什麼錯,但是他們要繼續受苦。

伊莉莎表示:『儘管我的兒子沒能從中獲利,但是還有許許多多的人和我們有類似的情況。』

Sources:

Berg, David, “Massachusetts Medical Malpractice Laws & Statutory Rules,” AllLaw.

Dahlem, Liz, “Cancer patient can’t sue hospital under current NY law,” Fox 5 News, 24 May 2016.

McMahon, Elissa M., “Medical Suits Need More Time,” Times Union, 31 May 2016.

Schapiro, Rich, “Cancer patient who can’t sue after misdiagnosis because of statute of limitations says she wants lawmakers to pass Lavern’s Law,” New York Daily News, 25 May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