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民事訴訟能夠將恐怖分子剔除網絡嗎?

 

19Abaaoud-web-mediumThreeByTwo440-300x200-300x200當檢察官無法收集足夠的證據來證明及刑事控告著名瑜伽大師克若姆喬杜里 (Bikram Choudhury)強姦及性侵犯數名女性的時候,是民事訴訟讓他的罪行面臨了750萬美金的懲罰。

同樣的,是民事訴訟讓天主教工作人員對他們在性騷擾兒童的不良行為中負責任。當刑事訴訟在對警察暴力的問題上幾乎無法起到威懾的時候,亦是民事訴訟擔當主角。

刑事訴訟通過將犯罪個體壓入監牢,而民事訴訟則通過尋求損失賠償來懲罰不正當的行為。因此,民事訴訟常常在防止不正常行為的繼續發生上產生了更有效的作用。

那麼,民事訴訟的力量可以將恐怖分子剔除網絡嗎?

羅納爾多岡薩雷斯 (Reynald Gozalez) 的女兒娜和米 (Nohemi)是在去年巴黎襲擊中受害的唯一一名美国人。娜和米食加州長灘大學一名學設計的學生。當兩名槍手開槍橫掃的時候,她正在餐廳享用晚餐。今年六月,岡薩雷斯先生因谷歌,臉書及推特在襲擊中的角色對他們提出了刑事控告。

乍眼一看,岡薩雷斯先生因三大社交網絡巨頭一共傳播恐怖主義的平台而決定控告他們,這看上去像一個笑話,或是一個無理取鬧的行動。1996年,通信規範法曾用於防止社會媒體因為這個原因被控告。該規範法聲明:『互動計算機服務平台中的提供商或是用戶不應該被視為其他信息內容提供者的發布人或是發話人。』

自然地,推特和臉書已經發表聲明,表示對岡薩雷斯先生的訴訟的不認可。谷歌則提出該公司秉承『清楚明晰的政策來禁止傳播和招募恐怖主義分子的信息。』

然而,在岡薩雷斯的眼裡,這些網站成為恐怖主義招募成員的工具。現實中,他們可以付出一些行動來防止恐怖主義的發生。該訴訟表示『在過去幾年裡,被告人甚至自己曾表示伊西斯恐怖主義使用了社交網站來傳播極端主義,籌集資金及招募新成員。』

岡薩雷斯先生進一步指出,谷歌旗下子公司YouTube甚至通過伊西斯恐怖主義的視頻前的廣告來獲利,這些視頻包括了殘忍的輾頭視頻。他的訴訟指出:『如果沒有推特,臉書,及谷歌(YouTube),在過去幾年裡伊西斯恐怖主義不可能迅速成長為最受人恐懼的組織。』

岡薩雷斯先生不僅僅獲得了這些公司的賠償,他的訴訟在防止未來的恐怖襲擊上引起了強烈的關注。社會媒體網站在通過網絡發表內容盈利的情況下,尤其應該對批准伊西斯恐怖分子在公共場合中溝通及招募問題上負責。

岡薩雷斯先生在控告推特,臉書,及谷歌的當日,一名伊西斯恐怖主義分子在臉書上在線同步了他謀殺巴黎警察指揮官及其妻子的視頻。在他的視頻中,該殺人犯呼籲他的朋友們以伊西斯的名義實現今後的攻擊。

Sources: Associated Press, “Paris attack victim’s family sues Google, Facebook and Twitter for letting ISIS grow on social media,” New York Daily News, 15 June 2016.

Chrisafis, Angelique, and Kim Willsher, “French police officer and partner murdered in ‘odious terrorist attack,’” The Guardian, 14 June 2016.

Drury, Flora, “Paris attack victim’s father, 23, sues Google, Facebook and Twitter claiming they ‘let terrorism spread,’” Daily Mail, 15 June 2016.

Guynn, Jessica, “Paris terrorist attacks victim’s family sues Facebook, Google and Twitter,” USA Today, 16 June 2016.

Klayman, Ben, “Family of student killed in Paris attacks sues Facebook, Twitter and Google,” Reuters, 16 June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