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紐約市的建築工地有多危險?

https://blog.libaolilaw.com/wp-content/uploads/sites/78/2016/11/article-urn-publicid-ap.org-53f5951543144a3cbd943ba2d18c90ef-4VJWyIgPfj76a54cf882542add01-115_634x429-300x203-300x203.jpg2015年,有17名紐約市建築工地工人因與工作相關的事故而不幸身亡。如果你問紐約職業安全及健康委員會,他們的回答是這樣的。根據房屋部門,僅有12名健康工人愛工作過程中喪失了性命。

兩個機構有不同的數據是因為他們對於與工作相關的死亡的不同定義,這也表明了在這個擁有快速成長及並在過去五年中,在可預防的性死亡事件中擁有急速增長數目的行業中仍然缺乏了清晰及統一的數據。

大部分的建築工人死亡事件發生在非工會施工現場-紐約職業安全及健康委員會鑒定在17名工傷死亡中的15名死者屬於非工會成員。然而,大家對於工會包含的行業當中有多少非工會會員未能達成一致。

BuildingNYC作為一個支持非工會建築公司的組織聲明表示僅有25%的紐約建築工地工人從屬於工會。然而,一項由哥倫比亞大學全球及公共事務專業的研究卻的到了相反的答案,事實上“大部分的工會會員佔據了紐約市建築行業的人數。”

如果事實與哥倫比亞大學的研究相近,那麼工會以及非工會工人死亡人數之間的差距對於非工會建築公司安全標準打響了警鳴。

Harco建築公司的一名無證工人卡洛斯蒙卡約 (Carlos Mocayo)因為工地崩塌而跌入13尺槽位中不幸身亡。今年六月,這家公司因過失殺人,刑事疏忽殺人以及魯莽危害他人的原因被定罪。根據城市及聯邦條例,槽位沒有正確的被搭起,Harco 公司早之前在接受檢查的時候收到了警告。

Harco公司受到的控告對於整治非工會建築公司危險的擦邊行為是一大跨越。

曼哈頓地區律師賽勒斯萬斯(Cyrus Vance Jr.)在一項聲明中表示“今日的定罪結果應該給建築行業一個警鳴-遠距離管理一項工程不代表公司或一般的承包人不需要對在工程中工作的工人的安全負責,不管這個工人是否是工會成員或是他的公民身分是什麼。”

一項由紐約時報的調查發現,移民工人,尤其是非法移民尤其面臨了更多的危險。

工會通信部主任理查德魏斯 (Richard Weiss)提出:“對於許多的非公會商鋪,他們的絕招就是聘請非法移民,這些商鋪不希望工人通報事故,因此會在工人因工作受傷的時候給予他們壓力,甚至在工人需要去醫院的時候,商鋪負責人不允許工人提出是雇主讓他們去的醫院。”

那麼,在悲劇發生之前,有可能辨認出哪些是不安全的建築公司嗎?

根據調查局長官馬克彼特斯 (Mark Pepers), 通過工資來剝削工人的承包商和挖安全系統牆角承包商之間常常有著聯繫。皮特斯說:“如果你願意從你的工人身上剝削他們的工錢,那麼你在逃避安全設備或花費時間去安全運作上應該不會有太多的猶豫。”

紐約市已經投入1.2億美金在運用新科技來識別具有威脅的承包商並雇用了100名新的調查員。我們希望這些措施能夠減少不斷上升的死亡人數。同時,用法律的手段使Harco這樣的公司負責任將迫使同行的不正當商家提高他們的安全標準或付出代價。

Sources: Chen, David W., “Safety Lapses and Deaths Amid a Building Boom in New York,” The New York Times, 26 November 2015.

Hennelly, Bob, “Unions, Construction Companies Are Playing The Blame Game Over Worker Deaths In NYC,” City & State New York, 29 August 2016.

Ramey, Corinne, “Manhattan Prosecutors Go After Builders on Construction-Site Safety,”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26 August 2016.